2019/12/26

星期四

「玩」出自我,翻「轉」教育:玩轉學校 專訪文

「你知道嗎? 其實我原本是個非常不喜歡小孩子的人。」玩轉學校的創辦人黎孔平語出驚人。為什麼一個曾經對小孩無感,甚至反感的人,最後會成立玩轉學校這樣的教育組織,動輒便接觸到數十個孩子?好奇之餘,你是否也想過,我們傳統教育的規則到底抑制了多少希望的種子?

封閉的傳統教育下,不會出現真正的贏家

「現在學生需要接觸太多沒有意義的學科知識了,其實這不管是對成績好或是不好的孩子來說,都是一種無形的傷害。」黎孔平認為,在現任的教育體制下,學科的出現是為了考試,而考試的存在則是為了淘汰。在這樣的的生存模式中,篩選的過程只會顯得殘酷且痛苦。對於那些成績不好的孩子而言,他們容易被這個社會放棄,至於那些擁有優秀成績的學生們,則容易被他人的決定影響自己的未來。

「從小到大,由於我成績一直非常好,所以大家都告訴我應該去念醫科,去讀電機系,但是,從來沒有人問過我到底喜歡什麼。」求學歷程中一向取得優秀成績,畢業後進入外商公司上班,儼然就是平常人眼中所謂「人生勝利組」的他,卻坦言自己也曾陷入迷惘之中。而「自己的決定容易受到旁人影響」這點,在他剛出社會時也是一樣,直到一場意外的發生,才讓他重新面對自己的價值觀。

黎孔平說,玩轉學校最初的理念其實是源自於一場由美國教育家John Hunter所發表的演說,當時的他便被這種創新教學的方式給深深打動。不過即使如此,周遭環境給他的壓力,不斷被灌輸「做教育賺不了多少錢」的觀念,讓他卻步。直到發生了一場生死交關的車禍,當時的他反問自己:「如果我真的就這麼走了,我能給我兒子留下什麼?錢嗎?」收入不錯的他,此時意識到金錢終究只能為孩子帶來一時的安逸,最重要的是學習面對各種挑戰,自主解決問題,才是真正能留在孩子身上的資產。因此他辭退工作,重新思考教育本質,毅然決然地與夥伴一同赴美學習新興的「議題式遊戲教學」,再加上自身經歷的催化,創立了玩轉學校,希望能透過「模擬領袖」等參與遊戲的形式,帶領孩子們面對當今的社會議題,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。

不求衝破既定框架,致力從體制內掀起翻轉力量

在玩轉學校創立的初期,也曾猶豫是否要以實驗教育機構的形式存在,但黎孔平認為那最終會變成讓家長選邊站,而且絕大部分的孩子終究還是在傳統教育底下。因此他決定不是要去創立一個新的體制,而是試著在傳統教育的框架下能夠有一些教學活化,或是創新教學的空間。

幾經討論後,最後玩轉學校以舉辦營隊的形式來與學校做結合;而平時他們也會進入學校授課或開辦教師研習,希望能逐步地將議題式遊戲教學帶入學校,讓師生在傳統的學科互動之餘,能多一些時間來思考、體驗這種創新教學的方式。

在推行玩轉教育的過程中難免遇到挫折,不論是內部的糾紛或少數家長的反彈,都是需要面對的問題。那麼在與夥伴意見分歧時會怎麼處理呢?「吵架啊!」黎孔平豪不避諱地說。「不過我們早就說好,彼此所有的爭吵,出發點都是為了組織好。」而通常在激烈的爭執過後,都會伴隨著理性的溝通與換位思考。這樣的互動方式下,讓問題最後總能迎刃而解。

玩轉學校就曾遭遇一位爸爸的強烈反彈。事件的起因是他們想培養孩子們獨立自主的能力,因此決定不採取傳統「父母統一接送」的方式,而是讓孩子們先從教室走到校門口,再讓爸媽個別帶回家。但這樣的做法卻引起一位父親的強烈不滿,覺得自己兒子的安全沒有受到保障。而他們先選擇讓家長將情緒發洩完,再用溝通對話方式,試著找出雙方想法的分歧點,最後發現原來是因為父母雙方的資訊不對等造成的。

談到雙方的衝突點,黎孔平感慨地說:「其實孩子一出生就會遭遇到各式各樣的危險啊!但我們難道要一直保護他們嗎?還是可以選擇及早讓他們去練習面對困難呢?」

培養與人溝通的能力,一直是玩轉學校希望能交給孩子的重要工具,同時也是他們希望能為這個社會帶來的改變。

「在這個對立的社會中,大家都一定要爭個你輸我贏,但事實是從來沒有人能真正改變對方,最後反倒成了一種集體式的焦慮。」黎孔平說。在傳統教育的壓迫下,「聽話」成了每位孩子都必須遵守的規範,但學校卻從來沒有教過學生如何與人「對話」。在沒有溝通習慣的社會下,孩子只會變得不敢犯錯,但在不敢犯錯的前提下,又何來創新可言?因此,除了培養孩子溝通的能力之外,玩轉學校同時也鼓勵學員們勇敢犯錯,多去試著了解他人,希望能給學員跟傳統學校不一樣的體驗。

玩轉性的教學,影響的可能不只是孩子

談及玩轉學校至今給他印象最深的回饋,黎孔平不忘提及一位特別的孩子。當時一群小領袖正在末日遊戲中面對世界毀滅的危機。正當他們看似手足無措,即將放棄之際,卻有一個10歲的孩子提出以沼氣發電,這種甚至連大人們都想不到的方式,在驚險的時間內成功化解了困難。不過這並不是最令他們驚訝的。在經過了解後,黎孔平發現這位如此具有創造力的孩子竟然是在班上數學永遠只考10分,幾乎已經被老師和父母放棄的小孩。

「我們的考試教育到底打壓了多少像這樣有潛質的孩子⋯」黎孔平感慨道。

而在持續推動營隊的過程中,他也驚訝地發現玩轉學校所能影響到的可能不只是孩子。在另一起案例中,有一位媽媽因為看見兒子逐步增加的自信,因此連帶鼓舞著她辭去原本的工作,致力成為一名專業的設計師。黎孔平坦言,在驚訝之餘,也覺得很感動。「很多時候孩子就是一面鏡子,面對小孩時會有情緒是因為我們有類似的經歷。有時候反思自己的情緒怎麼來,就會知道我們是如何與孩子產生聯結。」曾經不喜歡小孩的他,在玩轉一路走來後也改變了自己的看法。黎孔平笑著說,他現在反而覺得兒子生出來是為了療癒他的。

「其實孩子是能給整個家庭帶來影響力的。而這也是一直推動我們走下去的力量之一。」

堅信自己的選擇,勇敢踏出舒適圈

最後,針對那些正對未來感到迷茫的學生,以及想要從事與玩轉學校同性質工作的人,黎孔平也給出了自己的建議——「放下自己的成就,探索自己的興趣」。當然,重點是要堅信自己的選擇,勇敢的踏出舒適圈,去做那些你真正想做的事。

「欸,你覺得把興趣變得賺大錢,跟把賺大錢的事變成興趣,哪個比較容易?」黎孔平笑著問道。
「這要考慮的點太多了,所以我說不準欸。」筆者回應道。
「對啊,其實我也說不準。但既然我也說不準,那我幹嘛不乾脆做我喜歡的事情?老實說,我並不期待玩轉學校能變成幾十人,甚至幾百人的大公司,那終究不是我要的。因為對我來說,我只想找到一個更長期的方法,來陪伴這些孩子。」

沒錯,三年了,玩轉學校一路走來始終如一。
「因為,我希望能交給孩子們那些學校不會教的事情。」
「因為,我相信我正在做對的事。」
永遠不要對自己的孩子失去信心,因為也許,他的身上存在著不一樣的可能。